分享‘我搞不懂应部钗这个狗生的老娘客为什么经常要把我气起来与她吵架’

发布 · 字数 973 · 阅读 19 · 评论 1 · 喜欢 0

分享‘我搞不懂应部钗这个狗生的老娘客为什么经常要把我气起来与她吵架’

作者:金晓胜

我现在的妈叫应部钗,是个狗生的老娘客,我搞不懂她为什么经常要把我气起来与她吵架,我当然是希望家庭和睦、世界和平,大家和和气气的过日子。

今天,她买了一小袋香蕉,我去拿了一夹吃,她好像就看我不顺眼了,就开口责备我:‘钱要用省一些,怎么怎么的~~~’之类的话,主要是她的口气就是埋怨我、责备我的,我真的又生气了,她家的女人是不是都这个逼样的?

我曾经怀疑过我爸是上主做人,林明君是耶稣做人,他们俩是不是‘两体一个灵’的?应部钗与胡哈浙是不是也有内在联系的?因为我觉得胡哈浙是个很无情的女人,胡哈浙与童贞玛利亚长得很像,我妈又是上主的妻子,难免让我起怀疑。

我就是每个月有800元左右生活补贴费用,因为我在2004年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我找工作容易吗?

这个月800元左右汇进不久,我好像转了200元左右到我妈的微信里了,买了一个金属桌盖100元,我还要充手机话费呢,我还买了件衬衫,还能剩多少呢?

好几天前,也就这个月,我看我爸很劳苦,我特意去买了个又新又大的碗,想让给他吃好吃的面,我还点了1份牛肉面、1份羊肉面给他。其他好吃的,估计他也基本都吃过,酒宴上的菜基本也就那么回事的;我平时出去喜欢吃点什么,也就是牛肉、羊肉之类的面食而已。

在我心里,我爸也不是个好东西,我后来想想也不点了,不想理他了。

我这么大了,他什么时候点面给我吃、炒菜给我吃、买什么衣服给我了?没有。我还是买了件保暖的衣服给他的,不是我不关心他,在我小时候起,他就经常凶我的,我与他一直不习惯说话的;我小时候,是我怕、因为他恶,我长大了,是我不习惯与他说话、不习惯与他接近。

我怀疑我的头部轮廓被迫害,可能是我现在的爸妈干的呢。据我爸妈说我小时候有‘先天性脑积水,头都裂开了’,我是认为我长得好、头部轮廓被他们迫害所致;还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脊髓油被医生抽了,换治病的费用,我顿时难看的不像一个人了。

我说:‘你们怎么那么笨?怎么会用婴孩的脊髓油去换医疗费?’我妈说:‘那时,他们也不知道会那么严重的么。’

不然,我从小起,就经常打针吃药的干嘛?我的身体被迫害了,就更难养些的。不然,我小时候经常尿床、我到了20岁左右了,还尿床怎么回事?因为我的头部被迫害了,我的大脑被损害了,睡觉时,撒尿不受大脑指令;后来,我才不会尿床了的。尿床会增加孩子的心理负担,我爸妈就想迫害我生命似的,我会查清楚的。《圣经》是阴谋书籍,里面的上主与耶稣是毁灭者,而非全能者。

我不是一般的孩子,我是造物主来他家做他孩子的。

早点去死了可以了,这些没良心的狗东西。他们还经常念念有词:‘爱天主在万有之上、爱人如己’,真是恶心透顶。

写了 687446 字,被 16 人关注
我是正义的弥额尔/米迦勒。
小小的太阳
扫描二维码关注:发现更多相关文章
undefined
1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