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 能有一间小小的房子……"
 "什么时候能有一间小小的房子……"  什么时候能有一间小小的房子 ——仿佛亲爱的野兽,把我们不断吞吐…… 能让百叶窗睁大眼睛,让木墙的皮肤漆遍绿色的风 一间小小的房子,它不大 却足以医治我寒冷的思想,暧昧的肉体...
117    0    0
日常生活
 日常生活  ——给WY ——让我爱上平庸的生活 ——生锈的煤炉和池塘 炊烟缠紧黄昏的脖项,让我放下思想 跟随一条母牛的步伐回家 晚餐已经摆好,肉坐在盘中 酒等待着嘴唇,还有……熟睡的土豆 "现在,物价同天气一样多变……"...
123    0    0
雷电之夜
雷电之夜  直到黄昏,我仍忍受风的剥削 乌云,仿佛一个阶级扯起反抗的旗帜 黄豆般的雨滴开始砸痛裁缝的铅皮屋顶 仅仅几秒钟,一条街的暮色和喧哗已收拾得如此干净 ——只有某只黑狗在公园慌不择路 人们躲进屋里,屏...
129    0    0
墓 地
 ——跨过时光和墓冢只有一截衰老的吊桥  三年前我到过这里 除去几声驴鸣追逐落叶 ——现在,这一带依然罕无人影 白桦无语肃立 午后的天空一直蓝得令人心慌…… 
97    0    0
贮木场
 贮木场  贮木场是宁静的,在一条河流的分岔处 我说的麻雀并不一定从暮色时分降临 撵空像书本打开的经书,远山盘踞着巨型的云块 与广阔的平原相比,贮木场不过是颗稍大的脚趾 若是在雨季,荒芜将有一人多高,整个...
161    0    0
屠宰场
 屠宰场  屠宰场是蒲河黑暗的盲肠 收藏老鼠和生锈的积水 从铁网转弯处 ——能嗅见畜群的喷嚏在寂静中回荡…… 早晨的阳光咬紧刀尖上 一只浴盆,替母猪沸腾的热血找到形状 ——从刮毛到剖腹,每束寒光都追上它的呼吸 我目...
138    0    0
在南大街康乐巷
 在南大街康乐巷  我的瓦房比棺材黑暗 ——像破货箱扔在煤烟中间 透过雨靴的豁口,能看到走廊驼背的鞋匠…… 他是铁剪的主人 ——终生裁不出婚姻合适的脚码 凌晨二点,"叮叮当当"的鞋具穿越北风的肺部 是否那寒冷的梦想...
152    1    0
筑 路
 筑路  拂晓,十九柄铁镐和堆土机的怒吼 准时占领聋哑的荒滩…… ——筑路工撕破掌心的水泡 将闪亮的铁镐狠命掘进土地的腹部 撬土、搬运……,粗劣的皮靴在泥沼里 "咕噜"直响 ——面对顽石,像动脉上的毒瘤 有人在体内埋下...
110    0    0
水 灾
 水灾  ——暴雨的匕首削短炊烟 瓦片呕吐着潮湿的语言,将山洪灌进乡村的咽喉 ——闪电仿佛草绳在空中颤抖 只有风,不断抛起油毛毡和牲畜嘈杂的歌唱…… 在老家,每年都被雨水拦劫几天 人们屏着气,习惯将它看作淘气的小...
126    0    0
诊所
诊所  它瘦长的瓦檐,仿佛只是承接苦汁的黑舌头 砺灰墙上还残留着红色年代的语录…… 我总是梦见:一个赤脚的天使端着针筒穿过童年 ——在那里,我的脸是最小的一张菜叶 跟这个国家共同患过高烧和胃病…… 阴暗的楼梯口...
151    1    2
拉车
 拉车  从村庄到集镇,十几里险峻的山道 备好箩筐、绞索,我同父亲开始往地窖外掮运红薯 ——旷野充满衰草、狗叫 父亲在前头拉车,我随着他宽阔的影子移动…… ——路陡起来,太阳像雨却下着火 褐色的麻绳,已经深深咬进...
219    1    2
农贸市场
 农贸市场  ——穿过参差的木板房同垃圾场 就可听见激昂的讨价还价声 ——整个市场充满尿素刺鼻的气味 一个满身油腻的业余屠夫 正卖力驱赶卤肉上舞蹈的苍蝇 ……那么多农药坐在瓶架上整装待发 捏着几张皱巴巴的纸币,农...
145    0    0
木器厂
木器厂  木器厂坐落在郊区,早晨六点钟 ——一顶顶鸭舌帽跨过对面的臭水沟 狗叫声,钢锯的"吱、吱"声准时响起…… 我看见工人阶级的斧头,闪电一样埋进木头的骨髓! ——木匠用凿子轻易揭开树叉的痂疤 随便一根榫头,都...
148    0    0
乡村小学
 乡村小学  从水库后面,可以看见乡村小学的旗杆 ——1977年,我像只年轻的青蛙 被铃声扯进它的铁门…… ——庙宇改砌的临时教室,语文老师 在黑板上写下"我的家乡" "蒲河仿佛巨大的脚盆,周围是锯齿似的高山……" ——窗外...
162    0    0
铁匠之歌
铁匠之歌  在蒲河,早醒来的是铁匠的锤子 ——天还像锅底一般黑 它就以尖促的响声,砸痛乡村的神经…… ——邻居的土坯房,满脸疙瘩的铁匠 围上牛皮裙,随着风箱"呼哧、呼哧"的伴奏 "一、二、三"铁锤有力地敲在烧红的烙...
163    0    0
《返乡》之二
《返乡》之二  真想回到院子那么大的少年时光 ——二十年前,我曾站在这里 像阳光下一截奔跑的黑炭 整日跟踪旧电影中的特务和糖厂的每寸香味 盘算要花多少口涎,才能照亮一小颗纸糖? ——现在,木场上依然蹲满酒瓶与...
231    1    3
《返乡》之一
《返乡》之一  一个人的归宿是他自己的村庄 ——T·S艾略特 霜冻之后,搭上运货拖拉机 乡村公路,像灰白的脐带将我拉回蒲河的腹中 ——依然是黑暗的池塘、低地和雨中发抖的桑树 一个著名的疯子还坐在晒场的土墩上…… 从...
133    0    0
垄西高地
垄西高地  再垫上一块石头,就会摸到天空 风在远方搬运黄沙 我的足底,已经一根草茎都没有! 这是垄西高地的某个小山包,连鸟影也很难看到 如果在山脚,有人以为那是岩石上的一只小甲虫 他们大概不知道我已离家整...
153    1    0
雪 山
雪山  守林人和猎枪还陷在梦里 浮云也冻死在山腰…… 在这里,清寂是一句白色的声音 ——而我起得太早,拂晓的一声鸟叫 让人提前获得整座空山……
129    0    0
致一位陌生作家的信
致一位陌生作家的信  "尊敬的前辈:我能骑着暮色来拜访您吗? 夹着雨伞和两部中篇 ——慈云路17弄5号 我已在路口埋上昏黄的心跳 我怕湿漉漉的裤管,会打湿您温暖的思想 怕您高谈阔论,耀眼得像一盒火柴 怕面对幽默,...
134    0    0

个人介绍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